上一张 下一张

读者问答

首页 > 读者问答
  • FAQ - Old Turkey on Letting Profit Run


    Overview of Markets

    The Chinese market has gone up a lot very quickly, right now the market seems to want to consolidate a bit before it moves higher.

    Today, our proprietary system looked at the market and did not find any immediate buyable stock in the Chinese market. The interesting thing is, when the index is poised to go higher, we get a lot of buyable stocks; when the general market turns weaker, we automatically get fewer or no buyable stocks. Our systems work like magic!

    There are no immediate buyable stock in the Hong Kong market either according to our systems.

    US market lags the Chinese market by one day, right now, the US indices are down and look shaky. Our index model says "sell" for the US indices, so, we do not buy stocks in the US market right now as the risk is large for now. We will wait for the correction to be over and then start buy buyable stocks.


    FAQ

    Question:
    Dear Dr. Zhu,

    我看了你的文章,于一月六日买了002107 (沃华医药)。我进价大约为25元左右。买后这只股票就一直涨。这两天大市不好,我的一个同事今天说形势不好,这波行情可能结束了。外加这只股票今早又跌了,我就抛掉了。我抛掉了它又涨上去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股票, 真的要疯掉了!



    Answer:
    首先,恭喜你在这支股票上赚钱了。但是,你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你所描述的问题,不是股票的问题,而是投资者的问题。坐不住,是一个很多投资者都面临的大的投资心理问题。

    我的老师之一, Ed Seykota, 总结过市场赚钱的四条法则:
    1. 跟随趋势 (Follow the trend)
    2. 让利润继续跑 (Let profits run)
    3. 割掉亏损 (Cut losses)
    4. 控制风险 (Manage risk)

    这四点看似简单,却每条都和“正常”人的自然的心理习惯背道而驰,所以都极难长期坚持。股市里几乎所有的正确方法都违反正常人的正常心理。我的另外一个老师,William O'Neil,亲口对我说过,“If you are normal, you can't make money in the stock market!”. (如果你是正常人,你就别指望在股市里赚钱!)

    股市里面没有新鲜事。你所面临的问题,一本1923年出版的书有过深刻的描述。请你把以下的故事读10遍。以后每次你卖早了正在为你赢钱的股票后,后悔时,再读10遍。这样坚持几年下来,也许你能做到Ed Seykota 四条法则中的第二点。


    The Best Book Ever Written on Investing


    Reminiscences of a stock operator



    研究我在博乐顿公司嫌钱的操作方法之后,我发现虽然我对市场的看法经常百分之百正确—我指的是判断大势和市场走势—我却没有像判断市场“正确”时,应该让我赚的程度那样,赚那么多钱,为什么?
     
        从局部胜利和失敷当中,有一样多的东西可以学习。
     
        如我从多头市场一开始就看好,我买股票证明我的看法。就像我清楚预测到的一样,股价上涨了。到那时为止,一切都很顺利,但是我还能做什么?当然我所从前辈的话,抑制自己年轻浮动的心。我决心学聪明点,小心而保守地操作。谁都知道,要这样做,惟一的方法是获利落袋,然后在回档时买回你的股票。我正是这样做,或者应该说我设法这样做;因为我经常在获利落袋之后,等待从来没有出现的回档,看着股票又上涨了十多点,我坐在那里,四点的利润安安全全的放在我保守的口袋里,大家都说,获利落袋,你绝对不会变穷。不会,你绝不会变穷,但是在多头市场里,你获取四点的利润,你也不会发财。

    我应该赚2万美元的时候,只赚了2,仪美元,这就是我的保守主义给我的报答。我大概在发现自己所赚的比率多小的时候,也逐渐发现别的事情,就是傻瓜根据他们的经验多少,也有不同的等级。
     
        新手一无所知,每一个人,包括他自己,都知道这一点。但是下一级或是第二级的人认为他知道很多,而且让别人也觉得他确实是这样。他是有经验的傻瓜,他做过研究—不是研究市场本身,而是研究更高级傻瓜所说的一些市场评论。第二级傻孤知道如何避免像完全新手所犯的某些错误,避免亏钱。就是这种半桶水,而不是百分之百的学徒,才是证券经纪商真正全年无忧的衣食父母。平均起来,这种人可以熬大约三年半,相形之下.通常第一次攻击华尔街的人只能熬一阵子,从三周到30周。经常引述著名的交易格言以及各种游戏规则的人,当然是指半桶水这种人,老手能言善道的嘴吧里说出来的所有禁忌事项,他都一清二楚——只是不知道主要的一条禁忌,就是不要当傻瓜!
     
           半桶水这种人认为他已经长了智齿,懂事了,因为他喜欢在下跌时买进。他等待股价下以,他根据股价从头部跌下多少块钱,来判定是否捡到便宜。在多头市场里,百分之百的纯粹傻瓜完全不知道规则和前例,会肓目的买进,因为他有盲目的希望。他赚到最多的钱——一直到一次正常的回档,一举把他所有利润拿走为止。但是小心的二级傻瓜所做的事情.就像我自认为聪明的玩这个游戏时一样——根据别人的智慧操作。我知道我必须改变自己那种空中交易的方法,也认为我正在解决自己的问题,方法是靠任何一种改变,特别是受到顾客当中的交易老手推崇、具有极高价值的方法。

        大多数人——我们把他们叫做顾客好了——都一样。你很难找到几个人能够诚实地说华尔街没有欠他们钱,在傅乐顿公司里,有你平常见到的股友,各种等级都有!嗯,其中有个老头子与众不同。首先他比大家老很多。另外一件事是他从来不会自愿提供建议,也从来不吹嘘自己的胜利。他极为善于倾听别人的话。他似乎不很热衷去追求消息——也就是说,他从来不问说话的人听到什么或知道什么。但是有人给他消息时,他总是很客气的谢谢通风报信的人。要是证明消息正确,有时候他会再三感谢提供消息的人。但是如果消息不对,他从来不抱怨,因此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听明牌行动,还是置之不理。公司里传说这个老家伙很有钱,可以做相当大笔的交易,但是手续费而言,他对公司没有多少贡献。至少没有人看到他有多少贡献,他叫做白粹奇(Partridge),但是大家在背后叫他火鸡,因为他胸膛很厚,而且习惯把下巴贴在胸口上,在不同的房间之间走来走去。

        这些顾客全都乐于在别人催促下,被迫做一些事情,好把失败归咎在别人身上,他们习惯去找老白粹奇,告诉他一个内线人士的朋友的朋友,建议他们做某一支股票。他们会告诉他,他们没有听这个明牌行动,希望他会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办。但是不管他们的明牌是买还是窦,这个老头的回答总是一样。

        顾客困感地说完故事后会问:“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办?”

        老火鸡会把头斜向一边,现出慈样的笑容,凝视着这位股友,最后他一定会很感人地说:“你知道,这是多头市场!

        我一再听他说:“噢,这是多头市场,你知道嘛!”就好像他给你一个无价的护身符,用100万美元的保险单包起来一样,当然我不懂他的意思。

        有一天,一个叫做阿默.哈伍德(ElmerHarword)的人冲进公司里,写了一张委托单交给职员,然后冲到白悴奇先生身边。白粹奇正很有礼貌的听着约翰.范宁说一个故事,说那次他听到吉恩下单给一位营业员,约翰跟着买进100股,赚了微不足道的三点,当然就在约翰把股票卖掉之后,这支股票在三天内上涨了24点。这至少是约翰第四次告诉他这则令人伤心的故事,但是老火鸡一样同情地等着,像是第一次听到一样。

        阿默走到老头身边,没有跟约翰.范宁道歉,就告诉老火鸡:“白粹奇先生,我刚刚把我的克莱美汽车(CMotors)股票卖掉了。我的朋友说市场应该会回挡,我可以用比较低的价格买回来。所以你最好也这样做,也就是说,如果你还抱着这支股票的话。

        阿默疑心地看着自己最先给他明牌、叫他买进的这个人。业余或免费提供明牌的人总是认为,他们拥有接受他们明牌的人的身心,甚至在不知道明牌会有什么结果之前,就是这样。

        “是的,哈伍德先生,我仍然抱着这支股票,当然抱着!”火鸡感激的说道,看来他很感谢阿默想到他这个老头。

        “喔,现在是你获利落袋,到下次回挡时再买进的时候了。”阿默说,就好像他刚刚替老头填写了存款单一样,因为没有看到受益者脸上出现热切的感激之情。阿默继续说:“我刚刚把所有的每一股都卖光了。”

        从他的声音和样子来判断,你就是保守估计,也会认为他卖了100张。

        但是白粹奇先生摇摇头,抱歉的低声说道:“不!不!我不能这样做!”

        “什么?"阿默叫道。

        “我就是不能这样做!”白粹奇先生说,他很困扰。

        “我难道没有给你明牌,叫你买吗”

        “你有,哈伍德先生,我很感激你,真得是很感谢,先生,但是——”

        “等等!让我说话!那支股票十天内不是涨了七点吗?对不对?”

        “对,我很感谢你,小老弟,但是我不能想像要卖这支股票。”

        “你不能?”阿默问说,开始露出怀疑自己的神色。大多数提供明牌的人对接受明牌的人都有这种习惯。

        “不,我不能。”

        “为什么不能?"阿默靠得更近了。

        “喔,这是多头市场!”老头这样说,就好像他提出一个又长又详细的解释一样。

        “这点不错,”阿默说,因为失望,他看来很生气。“我和你一样清楚这是多头市场,但是你最好把你的般票脱手,在回档时买回来.你应该可以降低自己的成本。”

        “小老弟,"老白粹奇用很苦恼的声音说——“小老弟,要是我现在卖那支股票,我会失掉我的部位,这一来我又怎么办呢?”

        阿默.哈伍德双手一摊,摇着头,走到我旁边想博取同情,“你搞得懂吗?”他用演戏般的低声问我:“我问你!”

        我没有说话,所以他继续说:“我给他一支克莱美公司的明牌,他买了500股,赚了七点,我建议他脱手,在早就该有的回档时,把股票买回来。我告诉他时,你听他怎么说,他说如果他卖掉了,就会失掉工作,你懂这种话吗?
       
        “对不起,哈伍德先生,我没有说我会失掉我的工作,”老火鸡打岔说:“我是说我会失去的我的部位。等你像我这么老,像我这样经历过这么多好景和恐慌之后,你会了解失去你的部位是任何人都承受不起的,连约翰·洛克菲勒都受不了。我希望这支股票回档,好让你能用很低的价格买回来。但是我自己只能根据我多年的经验交易,我为这种经验付出昂贵的代价,不想再浪费第二次学费。但是我仍然像钱已经存在银行里一样那么感谢你。这是多头市场,你知道的。”然后他走开了,留下一脸茫然的阿默。
       
        老白粹奇的话对我没有多大意义,一直到我开始思考我这么多次看市场大势这么正确,却没有到应当赚到的那么多钱时,才了解他话中的意义。我愈研究,愈明白这个老头有多聪明。他年轻时显然有同样的缺点,知道自己的人性弱点。经验告诉他,这种诱惑多么难以抗拒,而且总是证明代价很高昂,对我也是一样代价高昂,他不愿意接受这种诱惑。
       
        我认为,了解他的话,在我的自我教育中是跨进了一大步,我终丁明白老白粹奇先生不断告诉其他客.“噢,你知道这是多头市场!”时,他其实想告诉他们,赚大钱不是靠个股价起伏,而是靠主要波动,也就是说不靠解盘,而是靠评估整个市场和市场趋势。
       
        这里让我说一件事情:在华尔街经历这么多年,赚了几百万美元,又亏了几百万美元之后,我想告诉你这一点:我的想法从来都没有替我赚过大钱,总是我坚持不动替我赚大钱,懂了吗?是我坚持不动!对场判断正确丝毫不足为奇。你在多头市场里总是会找到很多一开始就作多的人,在空头市场里也会找到很多一开始就作空的人。我认识很多在适当时间里判断正确的人,他们开始买进或卖出时,价格正是在应该出现最大利润的价位上。他们的经验全都跟我的一样——也就是说,他们没有从中赚到真正的钱。能够同时判断正确又坚持不动的人很罕见,我发现这是最难学习的一件事,但是股票作手只有确实了解这一点之后.才能够赚大钱。这一点千真万确,作手知道如何操作之后,要赚几百万美元比他在一无所知时想赚几百美元还容易。
       
        原因在于一个人可能看得清楚而明确,却在市场从容不迫,准备照他认为一定会走的方向走时,他变得不耐烦或怀疑起来。华尔街有这么多根本不属于傻瓜阶级的人,甚至不属于第三级傻呱的人,却都会亏钱,道理就在这里。市场并没有打败他们。他们打败了自己,因为他们虽然有头脑,却无法坚恃不动。老火鸡在做他所做的事情、并且坚持下去时,实在十分正确。他不只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信念,也很聪明、有耐心地坚持下去。

        不理会大波动,设法抢进抢出,对我来说是致命大患。没有一个人能够抓住所有的起伏,在多头市场里,你的作法就是买进和紧抱,一直到你相信多头场即将结束时为止。要这样做,你必须研究整个大势,而不是研究明牌或影响个股的特殊因素,然后你要忘掉你所有的股票,永远忘掉!直到你看到——或者你喜欢说,一直到你认为你看到——市场反转、整个大势开始反转时为止。要这样做,你必须用自己的头脑和眼光,否则我的建议会跟告诉你低买高卖一样白痴。任何人所能学到一个最有帮助的事情,是放弃尝试抓住最后一档——或第一档。这两档是世界上最昂贵的东西。总计起来,这两档让股友耗费了于百万美元,多到足以建筑一条横贯美洲大陆的水泥公路。

        我开始比较没那么不明智地交易之后,研究自己在博乐顿公司的操作时,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最初的操作很少让我亏损。这样自然使我决定一开始就玩大的。这样让我对自己的判断深具信心,但是有很多次,我都让别人的建议甚至让自己的不耐烦破坏掉了。一个人对自己的判断没有信心,在这种游戏中走不了多远。这些大概是我学到的一切——研究整体状况,承接部位,并且坚持下去。我可以没有半点不耐烦地等待,可以看出会下挫,却毫不动摇,知道这只是暂时的现象。我曾经放空10万股,看出大反弹即将来临。我认定——正确地认定——这种反弹在我看来是无可避免,甚至是健全的,在我的面利润上,会造成100万美元的差别。我还是稳如泰山,看着一半的账面利润被洗掉,毫不考虑先回补、反弹时再放空的作法。我知道如果这样做,我可能失去我的部位,从而失去确定赚大钱的机会,大波动才能替你赚大钱。


    上一篇:Q&A - 做长线还是短线?
    下一篇:FAQ on the nature of investment